找回密码 注册

基本信息

项目名称:
SDF-1α、c-MYC 蛋白调控速激肽受体-1-截短型mRNA表达的研究
小类:
生命科学
简介:
通过构建c-myc基因shRNA表达载体;用小干扰RNA方法沉默乳腺癌细胞MCF-7的c-myc基因,分成两组,相关实验组加SDF-1α细胞因子中和抗体,用实时定量PCR检测TACR1截短型受体(TACR1-Tr)mRNA表达水平,得出最终结论MCF-7细胞在正常培养条件下,c-MYC蛋白可以反式激活TACR1-Tr的转录;但加入SDF-1α因子中和抗体后, c-MYC蛋白失去了这种激活作用。
详细介绍:
目的:观察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α(stromal cell derived factor 1α,SDF-1α)、c-MYC 蛋白对速激肽受体-1截短型(tachykinin receptor 1 trucated,TACR1-Tr,)转录水平的影响。方法:构建-myc基因shRNA表达载体;用小干扰RNA方法沉默乳腺癌细胞MCF-7的c-myc基因,分成c-myc+ 细胞组和c-myc- 细胞组,相关实验组加SDF-1α细胞因子中和抗体,用实时定量PCR检测TACR1截短型受体(TACR1-Tr)mRNA表达水平。结果:c-myc 基因shRNA 表达载体构建成功;在正常培养条件下,c-myc-细胞组的TACR1-Tr转录水平低于c-myc+细胞组(P<0.05);加了SDF-1α中和抗体后,c-myc-组TACR1-Tr的mRNA表达水平高于c-myc+组(P<0.05)。结论:MCF-7细胞在正常培养条件下,c-MYC蛋白可以反式激活TACR1-Tr的转录;但加入SDF-1α因子中和抗体后, c-MYC蛋白失去了这种激活作用。

作品图片

  • SDF-1α、c-MYC 蛋白调控速激肽受体-1-截短型mRNA表达的研究
  • SDF-1α、c-MYC 蛋白调控速激肽受体-1-截短型mRNA表达的研究
  • SDF-1α、c-MYC 蛋白调控速激肽受体-1-截短型mRNA表达的研究
  • SDF-1α、c-MYC 蛋白调控速激肽受体-1-截短型mRNA表达的研究

作品专业信息

撰写目的和基本思路

观察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α(stromal cell derived factor 1α,SDF-1α)、c-MYC 蛋白对速激肽受体-1截短型(tachykinin receptor 1 trucated,TACR1-Tr)转录水平的影响。试图揭示乳腺癌转移的相关分子。

科学性、先进性及独特之处

根据研究结果,我们推论c-MYC蛋白对TACR1-Tr的转录有调控效应,这种调控很有可能受到细胞因子SDF-1α的影响。此结果为进一步探讨相关机理提供了实验数据,目前未见相关报道。

应用价值和现实意义

作品为探讨乳腺癌发生、发展的相关机制提供了新的实验数据,如能在此方面深入开展研究并得到临床证实,将为日后可能的靶向治疗药物的研发及生物治疗提供理论基础。

学术论文摘要

目的:观察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α(stromal cell derived factor 1α,SDF-1α)、c-MYC 蛋白对速激肽受体-1截短型(tachykinin receptor 1 trucated,TACR1-Tr)转录水平的影响。 方法:构建c-myc基因shRNA表达载体;用小干扰RNA方法沉默乳腺癌细胞MCF-7的c-myc基因,分成c-myc+ 细胞组和c-myc- 细胞组,相关实验组加SDF-1α细胞因子中和抗体,用实时定量PCR检测TACR1截短型受体(TACR1-Tr)mRNA表达水平。 结果:c-myc 基因shRNA 表达载体构建成功;在正常培养条件下,c-myc-细胞组的TACR1-Tr转录水平低于c-myc+细胞组(P<0.05);加了SDF-1α中和抗体后,c-myc-组TACR1-Tr的mRNA表达水平高于c-myc+组(P<0.05)。 结论:MCF-7细胞在正常培养条件下,c-MYC蛋白可以反式激活TACR1-Tr的转录;但加入SDF-1α因子中和抗体后, c-MYC蛋白失去了这种激活作用。

获奖情况

鉴定结果

参考文献

[1] Pennefather JN, Lecci A, Candenas ML,et al. Tachykinins and tachykinin receptors: a growing family. Life Sci 2004;74:1445–563 [13] Dang CV, c-Myc target genes involved in cell growth, apoptosis, and metabolism.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. Mol Cell Biol. 1999 Jan;19(1):1-11 (共20条,因为字数要求,仅节选两条)

同类课题研究水平概述

前速激肽原PPT-I 是高度保守的单拷贝基因,通过替换剪切和转录后修饰产生几个属于速激肽家族的肽,如P物质和神经激肽A等,并以不同的亲和性结合三种受体 [1]。PPT-I 肽与神经内分泌系统有关联,在中枢神经系统和一些肿瘤组织呈构成性表达,也有研究发现骨髓基质细胞表达PPT-I肽,调节骨髓造血活动[2-4],其中P物质和神经激肽A等作为中间递质参与机体多个器官功能活动[5,6],在PPT-I 肽各类受体中,速激肽受体1在乳腺癌细胞骨转移过程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,TACR1分为全长型和截短型两种受体,属于G蛋白偶联7次跨膜受体。在乳腺癌细胞中,PPT-I基因过表达常导致TACR1-Tr以及几个相应的细胞因子产生,而在正常乳腺上皮细胞TACR1-Tr 表达量低,甚至难以检测,而TACR1-Fl表达量比较高,在恶性度比较高的乳腺癌细胞, 情况刚好相反,TACR1-Tr 受体表达上调是乳腺癌细胞获得侵袭性的特征之一,尤其是获得骨转移特性[7-9]。 SDF-1α又称CXCL12或前B细胞刺激因子,与趋化因子受体4形成CXCL12-CXCR4生物学轴,通过细胞内信号传导作用,调节相关转录蛋白,同样也调节TACR1受体表达[10],我们前期实验也表明SDF-1α表达水平与TACR1-Tr转录水平成负相关。 许多肿瘤的发生都与c-myc基因的过度表达和扩增有关,在一部分乳腺癌病例中c-myc都存在过表达[11-13]。c-myc基因位于8q24,c-MYC蛋白有三个亚型[14-16] ,其中最主要的是c-MYC2, 其羧基端含有螺旋-环-螺旋-亮氨酸拉链模序结构,这一模序结构与DNA结合有关,c-MYC2与转录因子MAX结合形成二聚体,然后与E盒结合,c-MYC2 氨基端发挥转录调控作用。c-MYC蛋白可以调节细胞的增值、分化、凋亡等,在细胞周期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,尤其是诱导细胞周期调节蛋白 E-CDK2,可以调控细胞进入S期 [17-19],所以c-MYC 蛋白在不同的条件下所表现的功能千差万别。由于以前的研究没有回答c-MYC蛋白如何影响TACR1基因的转录,以及细胞因子SDF-1α是否影响c-MYC蛋白的调控效应。本研究试图用RNA干扰技术构建c-myc-和c-myc+ 细胞,观察c-MYC蛋白和细胞因子SDF-1α如何影响TACR1-Tr的转录。
建议反馈 返回顶部